欢迎访问东南教育科学研究院官方网站!
广东省东南教育科学研究院为您免费提供基础教育课程研究儿童阅读课程识字写字教学等相关信息发布和最新资讯,敬请关注!
全国服务热线:400-063-7288

介绍

教研课程子菜单

儿童阅读课程

识字联盟

教材与光盘

教师发展中心

教研活动(分类)

培训课程(分类)

帮助中心

专家团队

阅读中心首页调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中心——精彩文章 > 详细内容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中心——精彩文章 > 详细内容

曹文轩:“人性就像暗河 我们都是河边的居民”

曹文轩:“人性就像暗河 我们都是河边的居民”
  天下的书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文脉的,另一种是没有文脉的。那些没有文脉的作品,语言差劲、想象力平庸、意象浅陋,对个人的成长和写作起不到任何帮助。
  采访曹文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采访当天,这位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刚从北京抵深,就马不停蹄地做了一场讲座和两场签名售书活动。趁着中午吃饭的空隙,一家电视台还见缝插针对其进行采访。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得赶到广州参加一串活动,其抢手程度可见一斑。

  作为国内儿童文学领域执牛耳者,曹文轩显然已经适应了这种快节奏的生活。教学、写书、巡回讲座、成立儿童文学艺术中心、推广青少年阅读……诸事纷杂,却并没有让他陷入手忙脚乱、顾此失彼的境地。即使工作再忙,曹文轩每天仍会抽出时间看书,教学任务也从来没有耽误过。当时间的主人而非仆人,也许这就是曹文轩成为名家的原因所在。
  定位多重身份: “因为做学问,我的作品才有现在的深度”

曹文轩
  是北大教授,也是知名作家。在当下的中国,做学问的大多埋头于书斋,当文学创作的则汲汲于热腾腾的大千世界。像曹文轩这样在两者之间自由切换的人并不多。“我今天之所以把作品写到这个程度,就是因为这些年做学问带给我的对这个世界更深刻的分析和认识。不做学问的话,这样的深度不会有。又因为我搞创作,对文学作品有了独特理解,能体会到作家创作时的感受,所以,一般批评家感受不到的东西,我能感受到。”

  国内不少作家有轻视儿童文学的倾向,认为其内容浅显、小儿腔,登不了台面。一位教授现当代文学的学者,何以对儿童文学情有独钟?“文学水平不应以门类来区分。儿童文学的特殊性很小,无非是考虑到孩子的接受能力,语言不能过于艰深、暴力和色情等。就文学性和艺术性而言,它和通常的文学门类没有什么不同。”

  曾有评论家说曹文轩是文化守成者。在一些人看来,他写作的语言、结构是传统的,和当今流行的种种派别有些疏离。面对这样的观点,曹文轩不以为然。“每个作家叙述世界的方式以及对世界的隐喻等都是不一样的,一样就没意思了。”他举例说,王安忆、铁凝、刘心武、浩然等人都是从儿童文学起家,一步步迈入主流文学殿堂。创作儿童文学训练了他们讲故事的能力。而对于作家来说,讲好故事才是衡量一部作品能否广为流传的关键。


1
谈论文学使命:“文学作品应追求不朽关注人性”


    印刷300多次,印数1000多万册,曹文轩的《草房子》算得上是中国儿童文学史上的一个奇迹。这部作品不仅感动了千千万万小读者,还引起了无数大朋友的共鸣。龙岗读书会书友刘克勤就是曹文轩的粉丝之一。她说,曹文轩的作品有一种魔力,能勾起她心灵最深处的回忆。
  “让读者产生共鸣的原因很简单:写出了人性。虽然每个人的性别、年龄、职业、阅历等不同,但是称之为‘人性’的东西是相同的。表面上看千差万别的人,最底下有一条暗河把大家连接在一起,我们都是暗河边的居民。”曹文轩这样解释他的作品受欢迎的原因,“很多人纳闷,为什么写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故事,可到了21世纪,仍然能感动很多人?原因就在这。那条暗河可以穿越时间、空间。今天的小孩可能理解不了当时的生活,可是故事中的人性他懂。虽然具体生活情景变了,但人的情感没变。虽然经营爱情的方式不同了,但爱的本质是一样的。一个成功的作家应该看到变化中不变的东西。”

  在曹文轩的词典里,作家是否要跟上时代潮流从来不能算是一个问题。“文学作品不能只是反映社会问题,那是报告文学该做的工作。文学作品应该有更高的使命——追求不朽。题材和主题不同,时代也提供了新的素材,但别忘了关注主题背后不变的东西——人性。”

2
“控诉”坏想象:“没有文脉的作品很糟糕”

  曹文轩并不讳言自己对文字不朽的追求。正是这种追求,让他对文字始终抱有一种近乎虔诚的敬畏感。“一个作家真正的财富是他的读者。”在面对时代的喧嚣与躁动时,曾多次上作家富豪榜的他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如今一些作家全身心投入商业化大潮,通过文学作品获得最大的商业价值。而另一些作家对商业化保持着足够的清醒和警惕。现在的问题是前者太多了,我希望后者的数量有所增加。只有这样,一个国家的文学才有明天。”

  曹文轩曾在不同场合里提及“文脉”这个词。“天下的书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文脉的,另一种是没有文脉的。那些没有文脉的作品,语言差劲、想象力平庸、意象浅陋,对个人的成长和写作起不到任何帮助。”谈到当下流行的一些玄幻作品,他连连摇头,“一出手就是装神弄鬼,表面上看起来想象力很丰富,实际上没有任何经验感。好的作品应该像《魔戒》那样,把对人性的理解用幻想形式表达出来。建立在强大的浓厚的经验基础之上,这样的想象才是有益的。”在曹文轩眼里,畅销书应该是常销书,例如每年都重印的名家经典。

  当然,曹文轩也身体力行地实践着这个理念。创作《大王书》时,他看了20多本关于人类学的著作,花了8年时间写成,就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早期人类社会,让想象力更加扎实、更接地气。



对话
记者:今年您推出了以抗日战争为背景的新作《火印》,这是为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特意而作的吗?

曹文轩:纯属巧合。萧红的《原野的呼叫》是我的灵感来源,文中有个情节写到一匹有着日本兵火印的战马,我对这个情节印象深刻,加上对张北草原的熟悉,就在机缘之下创作了这部作品。

记者:你曾经说过中国儿童文学的最高水平就是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水平,为何这样自信?

曹文轩:常常有人贬低中国儿童文学,拿全世界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和中国儿童文学作品相比,这不公平。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了解全世界儿童文学的情况,而很多国家并不了解中国的情况。我心里非常清楚,中国儿童文学的最高水平就是世界最高水平。

记者:在您眼中,衡量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曹文轩:如果把作品比喻成鱼塘,那么语言就是鱼塘里的水。衡量一个作品要采取放水法,把语言之水放掉,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一些干货,可以打捞的东西。如果有,那么这个作品就成了。我在写作中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来源:http://www.dnjky.cn/news/876.html | 日期:2017-03-08

最新活动

活动报道

帮助中心